王鳳儀善人倫理語錄

時間: 2017-01-03 15:54     來源:學佛網

王善人簡介:
王善人名樹桐,字鳳儀,生于一八六四年,遼寧省朝陽縣人,幼時家貧失學,以牧牛做工為生,天性淳厚,頗知孝悌。三十五歲,聞大善士楊柏宣講善書,(當時一些有德行的知識分子用“說書”的形式給老百姓講解做善事的道理,使未進過學堂的人也能了解善法,以淳民風。)因悟“賢人爭罪,愚人爭理”(賢人自我反省,爭認不是;愚人不反省,總認為自己有理沒有過錯),遂痛悔己過,身患十二年的瘡癆,一夜之間,霍然痊愈。同年五月,感世人,男不忠孝,女不賢淑,世風難挽,乃萌厭世之念,絕食五日,突生靈感,認為徒死無益,應先盡孝,然后立志勸世化人。同年十月楊善士,誤陷朝陽府獄,善人效法“羊角哀舍命全交”故事,誓死前往營救。途中夜間忽現光明,宛如白晝,豁然徹悟,明心見性。三十八歲十月,父死守墓三年,洞悉性理療病法,講病化人,頗著成效,創造了古今罕有之奇跡。之后,全力倡辦男女義學,終其一生共創辦六百多所男女義學,遍及三分之一個中國。當時均以“王善人”稱之。

王鳳儀善人倫理語錄

倫理語錄(一百二十九條)

1、人能守住身,不令老人分心,正是盡孝。在外邊作事的人,常掛念老人,以為是盡孝,錯了,那為思親,不是孝親,必將職分內的事作得完善,那才算盡孝。因思親而不能盡道盡職,怎能算孝呢!

2、人常問我孝道怎樣盡呢?我說盡孝的地方,是要由漏處入手,如哪方面困難,那便是父母的憂心處,你要不管,就不能盡孝。

按:孝身、孝心、孝性,是先生講孝道的重點。能使老人放心,正是孝心。

3、想盡孝,要從性、心、身三界入手。性不化,不能孝性,心不誠不能孝心,身不修不能孝身。想要盡孝,必須清三界。

按:人能遵道而行,就是盡孝。所以先生說“人能守住己身,就算孝子。”

4、兒女盡孝,老人有錯必須補上,這才叫真盡孝呢。我母親在世的時候,因為怕家庭欺負,不敢奉養老人,恐怕兒子們受累。我后來知道這是一步錯處,后來便將我祖父請過來,不但不要他的養老地,并且還負擔他的債累,我也一定請,這才能被老人的過失呢。

按:先生這樣作,不僅養老人的身,并使老人安心,無憂無慮,度過晚年,性得其養。這樣,是孝身、孝心、孝性都做到了。更為重要的是把母親所虧的孝道給補上了。

5、倫常中的人,互相愛,互相敬,各盡其道,全是屬于自動的。簡單說,道是盡的,不是要的。父母盡慈,子女盡孝,兄弟姊妹盡悌,這叫作盡道。要反過來,互相要,就大錯了。自動而知盡道的方是善,若是互相要,便成惡了。今日家庭,所以不和,因為要道的人多,盡道的人少,如同討債的人多,還債的人少,哪能不爭吵呢。

按:要求對方盡道,即強求而得之,絕非真心實意;況且求而不得,必然出現許多苦惱。

6、我少時在離家百余里外,為人傭工,無論何時,不敢妄言,不敢打仗。有人問我你怎那樣老實呢?我說,我離家太遠,安心做活,不生是非,父母還掛念我呢。如再和人打罵,豈不更擔心了嗎。某人聞此言垂頭而去,因那時某人正和他兄弟為分家產不均,而打著官司呢。

7、人子事奉老人,必得能得著老人的道,斷老人的家私之累,化老人的稟性,才算作真盡孝。

按:得著老人的道,是孝老人的心(命);斷老人的家私之累,是孝老人的身;化老人的性,正是孝性。

8、動性是不孝父親,也就是不敬天;生嗔恨心就是不孝母親,也就是不敬地。

9、人的大本就是一個孝字,盡孝的不必常侍庭闈才算是孝。若能立身行道,雖然離家萬里也是盡孝。孝子行事是純粹是本乎天良,違天良就不是孝子。

10、兒女是世上的,有了能力應給世上服務。要是因為父母,把子女累在家里,在子女方面是小孝,在父母方面就是不慈啦!

按:小孝孝于庭闈,大孝孝于天下。總之,不論在家在外,立身行道才是真孝子。

11、為子的事父,必知父親是有功,是有過,是有德,然后才能真盡孝。作一事須知力量大小,作一事有百人服,就有百人的德,有萬人服就有萬人的德,有萬人怨就有萬人的罪。

12、老人怕子女受罪,廣積財產,多置物業,預備下輩人生活的財產,這樣人不是慈愛子孫,正是欺侮子孫。怎么說呢?他以為子孫將來無力吃飯,不能謀生,所以大事預備。對外人刻薄慳吝,專為子孫積蓄,子孫任何經驗也沒有,就知道吃喝玩樂,后來真落到沒有飯吃,不能謀生了,可笑的老人,可憐的子孫。

13、從前我國的家庭,是互相依賴的,男依賴女,女依賴男,父依賴子,子依賴父,到依賴得不耐煩了,便互相嫌怨,互相爭吵,甚至互相殘殺。若不改造家庭,人哪能有幸福呢!

按:家庭是社會組成的細胞,家庭不和睦,不安定,不能人人自立,社會又怎能好呢?所以鳳儀先生一開始,就從改造家庭入手,專門講求家道倫理,從而改變兒孫后代的素質,以使社會安康,人人幸福,這是鳳儀先生花費畢生的精力,孜孜以求的。

14、現在家庭的夫婦,不是男管女,就是女管男,或是互相責求,互相攪擾,真成個地獄家了,我提倡男女自立互助,不相管束,就是要化地獄為天堂呢!

按:家庭問題,看似簡單,實則相當復雜。一個大人物,可以率領千軍萬馬,但一個小小的家庭不一定治理得好。一位山鄉出身的農夫,竟立志要把所有的家庭“化地獄為天堂“,這是何等宏偉遠大的胸懷啊!

15、子女之能盡孝悌者,是由德上來的;能敗財者,是由孽上來的。要知子女之成敗,且看自身的行為,是德是孽,便可以了。

按:古云:“積善之家,必有余慶,積不善之家,必有余殃“。吉兇禍福,利害得失,無不是自招,所以兒女的好壞,也必須從自身的行為上找根源。

16、為兒子的,老人有德得給扶起來,老人無德得給助起來。

17、自欺的,好像自己按著自己的頭不得起來,正是不孝。

按:自欺的人,即是自己瞧不起自己,沒有志向,不可能有所作為。白白浪費了父母給的身軀,所以是大不孝。

18、我有個族兄,很能事奉老人,他父親好耍錢,他家很貧,每天還必要供給父親耍錢的本錢,還要借驢送到賭場去,因此,人都稱他為孝子。其實,這僅能得一個順字就是了。我爺爺被我母親辭出去的時候,爺爺向我家要三百吊錢走的。我母親死后,我就把我爺爺接回來,爺爺帶三百吊饑荒(外債)來,這不是和母親的心相反嗎!但是可把我母親的罪過贖回來了。李子和的母親臨死時還囑咐他,千萬不要和他哥哥(先母所生)合伙。子和聽道后,把整個家產讓給哥哥了,這豈是他母親的心呢!但可把悌道和他母親的后母道一遭都盡了。張雅軒的母親過家是極勤儉的,積成了一個小康家庭。雅軒辦學給花的一文沒剩,這是他母親的心嗎?但是拿他母親的錢作公益事,用到當處了,也正是盡孝。我們三人都是止在孝字上。

按:先生、李子和、張雅軒都是在母親去世后這樣作的。假如母親在世,他們這樣做,就不是那么順利了。所以行道也要適合時機。

19、為兒子的,必得真知道老人的好處,才能盡孝。不知道好處,雖然表面上盡孝,也絕不能孝到圓滿處,這是定理。我怎知道呢?我在扛活(傭工)時,從找東家的好處上得來的。

20、父親向兒子要孝,那么所受的孝,也沒有滋味。所以我說“要來的”不是。

按:這樣的兒子,只能勉強孝身,而不能孝心,至于孝性更談不到了。《論證》說:“子游問孝,子曰:今之孝者,是謂能養。至于犬馬,皆能有養。不敬,何以別乎?”意思是說現在的孝子能夠供養父母就行了。倘若內心對父母沒有孝敬之情,那供養父母和飼養犬馬有什么區別呢?不怪鳳儀先生說“沒有滋味”。

21、道在自身的為本,在他人身上為道。

按:古人說:“本立而道生”。如為兒子,為丈夫,為父親等等,這叫本。能盡了應行之道,叫立本。但“道是相對而生的”。有了對方,我才有了應盡的道,所以說“在他人身上為道,在自身的為本”。

22、不會做父母的都是自己害他們的兒女,任性嬌慣,溺愛不明,以致不務正業,家里多一個浪子,世上多一個游民。兒子越造他越貪,父聚財,子散財,簡直是推兒子下地獄。還說兒子不成材,怕他將來受罪,就是不義之財,他也去貪,這種財產留給兒孫,和留毒藥給兒孫有什么不同?自己造孽,兒孫受罪,真是自作自受。

23、道找一面,就是克己。自己要認不是(認識自己的錯處),不找別人的不對。不論父母慈不慈,但問自己孝沒孝?不問兄弟義不義,但問自己悌沒悌?不管別人好不好,但問自己誠不誠?志誠感動佛,意誠感動神,心誠感動人,身誠感動物。別人不滿意你,是你無能。別人不贊成你,是你無用。你若是看不起人,是你無量。

24、人人都有道,不必向外去求,先要克己,不要管人。管人是假的,管己才是真的。自己不真,眾人不佩服。人人都說敬天地,孝父母。我說,想敬天,要先清性,性不清不能孝父;想敬地,先要凈心,心不凈不能孝母;心性不清凈,說是孝敬,等于騙人。

按:古人說“乾稱父,坤稱母“。乾天也,坤地也。天賦人以性,地賦人以命,曰心。故天、性、父,三者是相通的。地、心、母,三者也是相通的。所以說敬天、清性,正是孝父,敬地、凈心,正是孝母。

25、人當不好是不知命,叫作丟命。事做不好是不知“道”,叫作丟道。都是不孝的人。要超度父母,得自己比老人強,超過父母所做的,才算超拔。

26、道不遠人,我天天講道,也就是天天講人,若不講人,哪里有道?學道不專,聽的次數多了,反而覺得沒意思,沒把做人當作一回事,不找自己的不是,專看別人的不對,把自己忘了!從小當孫子、當兒子,自己有了兒子當爹,有了孫子當爺爺,一輩子連一個人也沒會當,連一條路也沒會行,鬧個空來白走!人是由這里壞的,世界也是從這里壞的。

27、好看他人不對(生氣),正是個人不對。

按:德國大哲學家康德有一句名言:“為了他人的無理而生氣,便是拿別人的過錯來懲罰自己”。其實,由于別人不對,把自己氣得頭昏腦脹,身心俱損,這不是嚴重的錯誤嗎?

28、人人都覺得自己無過,其實當兒子不會當,也是過,當丈夫不會當,更是過。推開說,當什么人不會當,都是有過,敢說無過嗎?人人都愿意享福,怎么都沒享福呢?有道才有福,若不明道,有福也是不會享呢!

按:道是什么?就是做人的規范,正確處理人與人的關系。假如物質財富再豐足,生活條件再富裕,但他不能按規范做人,不能正確處理人與人的關系,以氣稟性用事,恐怕他照樣苦苦惱惱,這就叫不明道,所以有福也是不會享的。

29、什么是真經?我們個人的經歷都是“真經”。一個人上課(在講習班講述自己的道),然后我們要共同給他研究,這就是大家念一本“經”。

按:大家能把某一個人的道研究明白了,這才是最現實,最有用的。同時,對他個人和大家的認識和實踐上都是極為有益的,所以說是“真經”。

30、道是相對而生的,是絕對而行的。

按:有父才有子,有夫才有妻,因而有父子道、夫婦道的產生,故曰道是相對而生的。然而,在行道時,要但求自己,不求對方,責己而不責人才合道,故曰道是絕對而行的。余可類推。

31、欲悟他人的道,必須知其心性之陰陽順逆,律以因果、人事、天理,則自得其中道了。

32、眾人不服,就是把天命丟了。

按:為人處世,使眾人佩服了,就是長天命。眾人不佩服,當然就是把天命丟了。

33、李懦(朝陽人)問,他兒子的壽命長短?先生說:“生你這孩子時,你正和后母相攪(對后母很不孝),是從逆中來的,你不做善,他還可以活著,你做善,他立時就死。后來李儒稍向道,兒子立時就死了。

34、家道的壞,不是由于外人壞的,都壞在兒女身上。外人吃一頓飯,都要感恩,兒女就不然了。雖然用全力為他們,也不感恩,這樣的兒女心極狠,為父母的應該覺悟啊!所以兒女不孝,風俗壞,都是從父母溺愛上來的。

35、男女在沒結婚之前,都是以盡孝為第一步。既然結婚以后,男子以盡夫道為第一步,女子以盡妻道為第一步。男子如不把內人領在道上,能孝公婆,教子女,就是自己十分盡孝,老人也不安心,女子婚后,不能助夫成德,雖然自己孝敬公婆,老人也是不甘心。所以不論男女,必須明道,才能盡孝呢。

36、志界夫婦是忘情的,意界夫婦是淡情的,心界夫婦是牽情的,身界夫婦是粘情的。好也沒說,歹也沒說,來也沒說,去也沒說,才是志界夫婦。

37、志界夫婦是沒說的,是互相感恩的,絕不怨人;意界夫婦是快樂的,夫領妻行道,妻助夫成德,絕不生氣;心界夫婦是禮儀夫婦,就互相管轄啦;身界夫婦是打罵夫妻,因為是照著財勢來的,所以必糟。

38、君子求諸己,小人求諸人。我說求己的是先天,求人的是后天。今后的夫婦要夫不求妻,妻不求夫,各做各事,各行其道,應聚就聚,應散就散,聚也不相攪擾,是和和樂樂的,散也不相掛念,是自自然然的,這就是先天夫婦。

39、當夫君的必須三界清了,才算真剛正:性中沒有脾氣為性清,心中沒有私欲為心清,身子沒有嗜好的為身清。然后立起志來,“專氣致柔“,才算真剛正呢。

40、我從早就想打破古代的“三從”,因為那三從是極無道理的。我的主張:從天理,從道理,從情理,才算是真三從。

41、男人的“三剛”還是在性心身中,若動性(動脾氣),性就不剛了,若怨人或盼人家好(求諸人),心就不剛了,打人罵人,身就不剛了,所以真剛就是不動啊!原先的“三從”呢,乃是極無道理的,必得要性從天理,心從道理,身從情理,才是真三從。像“秋胡桑園戲妻”,最后秋胡的女人寧死不從,這就是從道理而不從人的證據啊!

42、兒女的不孝,風俗的壞,都是從老人溺愛過甚上來的。

43、為人子的,不使老人操心就是孝。

44、人子盡孝也分量:對于生身母,盡一分孝就能圓滿;對于繼母,必得盡二分;對于后母,必得盡三分,才能圓滿。(后母指再婚的母親)。

45、看小孩的鬧不鬧,就可以知他父母的因果重不重。

46、當后母的對于夫君,對于兒女,不許說歹處,更不許說好處,即使有人談論子女的長短,也不接言。對于夫君的衣履,更不要給他盡力地整理,因為恐怕有礙子女的盡孝。兜一切不是,更要少管閑事。然而心里對于一切的道理無所不存,等子女都誠心佩服之后,倘若要問著,才能夠稍說幾句,這才算盡后母之道。

47、做人得以立意為主。當男人(丈夫)的,自問到底怎么當。普通人以為女人(妻子)離婚了,是不好的事。其實她是她,你是你,不再相攪了,那有什么關系呢。

按:夫妻真正合不來,到在無法繼續過下去的時候,正當的離婚是未嘗不可的。總比在一起攪得天昏地暗,死來活去的要好得多。

48、夫婦的緣是有數的,數滿了就散,在數未滿之前,就要看得破,看得清,無別離之苦,才算有大智慧。

按:再美滿的夫妻,也終有生死別離的時候,世上沒有永久不散的筵度。然而,不知有多少人由于喪偶,竟帶來無窮的悲哀與痛苦。尤其老年由于一方的早逝,往往給生者加速了衰弱與老邁,甚至痛不欲生。其實,世上萬有,都是無常的,何止夫妻!如能在緣滿之前,看破這一切,自可減少許多苦惱。特別是修道的人,這一關不突破,萬難修出去!

49、當曾祖的,絕不許哈唬曾孫,哈唬時,你一動氣就成鬼了。當爺爺的不許打孫子,你打孫子,兒子和兒媳婦都不樂意,這就是不會當爺爺。

50、人當父母死時都要痛哭流涕,以為是盡禮,其實是一種無益的事。若是有道的經過這一番痛哭,也要損去一半道力。父母今生作善,來生還是作善,又何必哭呢!若有哭的心,倒不如立志成道,父母和九祖都得到超度了。允恭道:“孔子說‘臨喪不哀,吾何以觀之哉’那是什么意思呢?”先生說:“孔子的話,是因時而發的,不那么說不能合乎那個時代。假使他生在現世,他也就不能那樣發言了。”

按:父母去世,子女哀痛是人之常情,但過分悲痛,以致傷害了身心,也是不應該的。孔子那個時代是極重禮義的,所以那樣說。先生說痛哭不如立志成道,正是化悲痛為力量。

51、老人死了,兒女在外地工作,不管多么遠都要奔喪,既然到家,也不過痛哭幾場就是了,于事實上有什么補益呢?不但無補于事實,而且痛哭這幾場,精神上的虧損,很長時間也養不回來。

按:倘若死者有知的話,他對兒女這種跺腳捶胸的痛哭,不僅反感而且受到極大的干擾,所以不只是對痛哭者有害,而對死者更為不利。

52、人們行道,預告要能鉆進去,再能出得來。像當兒子的,就得真把兒子道得著,才不能永遠陷落在苦里邊。

53、對允恭道:你欲盡倫常之道,必須先悟倫常這道。如你為子,必先悟父親之道,為夫必先悟為妻之道。欲悟他們的道,必須知其心性之陰陽順逆,律以因果、人事、天理,則自得其中道了。

按:欲盡倫常之道,必須先悟他人之道,會他人的道。這是先生經常講的。究竟怎樣悟他人之道,怎樣才能會他人的道?從本段語錄中便可找到答案了。(必須知其心性之陰陽順逆,律以因果、人事、天理,則自得其中道了)。

54、究竟“息戰”要從哪處起呢?是得先從夫婦道上起,夫婦之間,無論什么樣也不爭,就是至于離婚呢,也絕不相攪,才是真息戰。(這是歸根縮本的講法)。

55、道是在于對面,其在自身的為本,本立道自然能生。為兄的,但問兄寬否,不問北忍不忍,為夫的但問義不義,不必問婦之順不順,這樣,就是“本立道生”。

56、人生最難過的是夫妻關和子弟關,夫妻有半路而死的,或能破開,惟子弟關競沒一人能逃出。所積的德,所創的業,不敗于子則敗于孫,各代帝王,就是實在的樣子。就拿僧道兩家來論,收徒弟也沒逃出子弟關,我所辦的“立業世界”,子孫無所繼承,立即破了。

57、當什么人存什么心,千萬不要存人家的不對。

58、我在扛活時,便悟(研究)為什么要扛活?自己答道,是為過家。為什么要過家?是為養人。那么人們好了沒有?仔細一想,人人都錯了。我因此而悟老太太、老爺子、姑娘、媳婦、丈夫、兄弟等的道,那才是真悟道呢。

59、對于倫常里的人們,無論盡多少也是因果,你不還可也不行,所以還他,不過了賬碼就是了。

按:所說的了賬碼,就是個人所應盡的義務和責任,盡得圓滿無虧就是了。

60、人來世間為當人而來的。然而他要恨人、怨人,把人都丟了,又哪有人呢!有女人(妻子)你就不算鰥棍子,有兒女你就不算絕后,有了就算,何必問他男女呢!

61、人若遇著不成材的兄弟妻子(包括子女),你只有盡量作德,才能彌補過來,因你缺德他們才糟了呢。今人遇著不好的兄弟妻子,就不知道怎么好了,所以才失道。

62、一言合天理,便是代天言;一事合天理,便是代天行。為人不知對面人的道,就是假人,男人不知女人道,就是假男人,當婆婆的不知媳婦道,就是假婆婆。

63、從前結婚,也不問明道不明道,只是照著財產勢力而后結合,所以婚后就要受種種的苦。今后必得像劉秀琴似的,先明白夫家道,然后再出嫁。

64、現在我新創的“娶女婿”這條道,是男子仍姓他自己的本姓,然而生育子女可得姓女家的姓。這乃是新創的一條道。

65、朋友居五倫之一,是托底的。君臣、父子、夫婦、兄弟,都有不能說的話,惟獨朋友是無話不可說的,所以是托底的。人道里包含著佛道、神道、鬼道、物道,若不能閉住不應說的話,就要落在因果中。《三字經》上說,此十義人所同,義字是一種和暖之氣,不是冷冷落落的。

66、夫婦為人倫之始,所以改造世界另立人根,必從夫婦作起。

按:《易經》上說:“有天地然后有萬物,有萬物然后有男女,有男女然后有夫婦,有夫婦然后有父子,有父子然后有君臣,有君臣然后有上下”。人繁衍多了,自然形成社會,于是紛紜復雜的現象就都出現了。一部人類史,歸根結底就是男女兩個人表演出來的,已表演了幾千萬年,利害得失,相互沖突,勝敗興衰,自相殘殺,伊于胡底!從家庭來看,也同樣如此。鳳儀先生通過幾十年的實踐與觀察,得出結論,欲改造世界,另立人根,正本清源,非從夫婦道上作起不可!因為夫婦是人倫之始,造化之基。

67、我常說人有三寶:說過去的話,做過去的事,行過去的道。這三寶一時也不可忘的。

按:對自己說過去的話要負責任,要說到做到;作過去的事,要自我反省,總結經驗,吸取教訓,行過去的道,要肯定下來,增強自信,充實分量,自我提高。這三樣不正是自我完善的三件寶嗎!

68、現在我不敢說的話太多了,就像我主張孀婦可以改嫁的事,若對人去講,俗人準謗毀。

69、世間最苦的是寡婦,古時丈夫死了,女人以守節為賢,那也不合道。有應守的,有不該守的;若是公婆年老,無人侍奉,兒女年幼,無人撫養,或是性好清靜,可以守節;倘若年壯,又有叔伯,再沒兒女,自己又年輕,可以不守(可再嫁)。要是舍不得富貴,那叫守財;改嫁怕受苦時,叫作守身;倘若再整天苦惱,疾病纏身,就是守苦啦!必須行道,才算守節。

按:先生對世風有許多革新之處,不是完全沿襲古說,應興應革,惟義所在。寡婦可以再嫁,即是革新的主要內容之一。

70、我講的夫婦道,也就是陰陽之道,夫妻和睦,陰陽氣順,互不相克,不但不生病,不夭亡,而且家齊,子孫昌旺。所以我說,男子要明女人的道,女人也要明男人的道,家庭才能和樂。現今的人男管轄女,女依賴男,男人打女人,女人怨男人,這叫陰陽不合,家庭怎能幸福呢?

71、我常說講道德要男女各正本位,男子以剛正為本,什么叫剛呢?剛就是不動性(不發脾氣)。什么叫正呢?正就是合乎正理。女子以柔和為本,什么是柔呢?柔就是要性如水。什么是和呢?和就是要合于理。所以剛正就是柔和,柔和就是剛正,名詞雖然不一樣,精神卻是一樣,正是剛柔迭用之義。

72、王復乾講《易經》說:“天一生水,地六成之”我問他:“水是主柔和的,你常耍脾氣,怎能算天一生水呢?”朱循天問我:“這兩句話,應該怎樣用呢?”我說:“以我的意思解釋,天就是為夫的,一就是三界俱清而能合一,生水就是為夫的要徹底悟女人之道;地六成之,就是為夫的既然明白女人之道,為妻的承其意去行,托滿家。這樣解釋,河洛之理便不致于落空了。”

按:河洛這理原為我國古代深奧之哲理。先生把它用在性理和倫理的實踐上,雖不一定合乎原意,但在運用的效果與價值上,卻有極為可貴的意義。

73、我所講的三剛是,不動稟性是性剛,不起私欲為心剛,沒有不良嗜好是身剛。男人(丈夫)只可領教女人(妻),不可管教女人,一管便是不剛啦!罵女人是動威風,女人雖不敢還言,可是惱氣已存在心里了。打女人是動殺氣,女人雖不敢對打,可是恨氣已存在心里,這種惱恨之氣,當時發泄不出去,將來必遺傳給子女身上,這不是管女人的大害嗎!人是習而不察,真是愚得可憐!

74、男子要存天心,女子要存地心;天有好生之德,地有養育之恩;為男子能領人,不是為自己,是為天下;女子能養育子女,不是為自己,也是為天下。

按:這種存心,正合乎“大道之行也,天下為公”的理想。

75、人都把妻子兒女看成是自己的。所以才操心動性(動氣稟性)。若把我看成是女人的男人,是兒子的父親,他愛恭敬不恭敬,就憑著他吧。這樣自然就不動心了。

76、我最佩服張中天的母親的大義,她有三窩孩子,都不分彼此,競成為一氣,這就是以義用事。中天的女人死了,又來一個,比前一個強,這就是因為他母親的德行大。你們記著,無論女人死了或走了,倘若事先都對過她了,后來的必要勝于前者,這是定理。

77、為子女的若使父母提起來就樂,就是聚神,就是盡孝。

78、現在當父母的拿血汗的金錢培養子弟讀書,把子弟培養成了,也作官了,拿回來的錢,多半是貪臟賣法的錢。拿血汗的錢而換回來孽錢,真是賠賬得很。

79、我向來沒有師父,也沒有門徒。認師父便受管轄,有門徒就要敗道。誰是老師呢?天地人物皆是我師,誰是門徒,信我話者,皆是門徒。

按:“德無常師,主善為師”。不收門徒,便無分門別派,是己非人,相互攻擊之弊。

80、修好的人不少,得好的人不多。什么原故呢?因他心里所存的,都是人家的不好,又哪能得好呢!

81、有一個清末的秀才,向我說書內有黃金,我已中了秀才,還是受窮,古人把我欺騙了。我說你讀了好多的書,你實行了幾句啦?你若不照書上說的實行,不是古人欺騙你,是你把古人欺騙了。老秀才默而不言。

82、道只是一條道,佛、神、人、物都是從一條道上來的,就是道的火候難掐。

按:老子說:“道生一,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萬物。”這是明確了萬有的本源,故曰“佛神人物,都是從一條道上來的。”度眾生,化萬物,即是“盡己性、盡人性、盡物性”。使之歸根復命,各還本然,這是圣佛的最大宗旨,故曰“道只是一條道”。但因人施教,因物施法,層次不同,各有特點,沒有固定的教化模式,分寸不好掌握,故曰“火候難掐”。

83、官府對于人民,則用治化,治化是有權勢的,善則賞之,惡則罰之;子女對于父母,則用感化,不許責備;師長對于子弟,則用教化,只可使之為善,他若不善,可以譴責,講道理;朋友則用勸化,勸之不聽則止,勿自取辱。

84、一個團體像一個人似的,人身上的手最靈,腳最笨,然而沒有腳也不能算一個完整的人。所以一個團體里的人,誰也不必嫌惡誰沒有用。

85、創事業像黃豆似的,由一芽而生葉。到在極盛的時候了,然而,還必須由極盛而生莢生粒落葉枯黃,豆子才能成。創女學辦會體也是這樣,極盛之后,必得縮回來才能成。做什么事就是什么天命,雖然做一種小事,也是為天下,也是為眾生。

按:這是先生教導人們不要趨炎附勢,只求虛榮,終成曇花一現,而無成果。同時,也是說明創事業不是最終目的,而是以成己成人,造福人間為宗旨。成事者越大越好,越發展越好;而“成人”者在發展之后,必須縮回來。這是兩種不同的途徑。

86、蠶作繭,不是愿意長在繭里,是要在繭里化蛾飛出。人們作事,也要這樣,設一學校,或創一會體,也不是為的一個人常住在那里,是愿意借著那事成道啊。

87、今人不務實行,只喜好高,真是大病。如念書的,能念真一分,則世界進步一分,能念真十分,則進步十分。怎算真?就是在書上讀得古圣的言行,便要踏實學著實行,就算真了。

88、我們天天演講,僅能講講誠意,正心、修身、齊家,對于治國的道,就不敢談了。怎說呢?因為沒到那個地步啊!將來道德若能普遍了,當道的諸公也都深信了,然后才可以談。而對于平治天下的道,還不能談,所以講道也得有步數。

89、一家子里,小孩是心,媳婦是眼睛,大兒是手,小兒子是腿,老太太是破筐頭子,必得兜起來。

按:家庭里,媳婦要敏感,反映快,能抓住事情的節骨眼,不漏過場,所以說媳婦是“眼睛”。老太太是“破筐頭子”,這個極大眾化的比喻,太恰當了。老太太必須能包容一切,而且都能化了,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,所以說像“破筐子”。

90、有一次,我兒媳罵孩子說,念書的人沒好東西。我說你這一句話,罵了我們幾輩子。我是講善書的,你婆母你丈夫都是教書的,孩子們都是念書的,是不是都被你罵了。她說我沒罵你們啊。當時我雖然問她,可沒生氣,只是一笑,我若生氣,立時也真就不是好東西了。

91、著在道上的則為真,著在物上的則為假。

92、人不知命與天通,不知命與神佛同體,只是一味的爭貪,真是可笑。一個人自有生以來,當孫子、當兒子、當男人、當父親、當爺爺。問他究竟會當哪個,哪個也沒有會當,這叫作白活。

93、究竟怎樣算得著命呢?必得使人家佩服了才是。能叫一個人賓服,就增加一個人的德,叫一個人信服。就長一個人的命,能叫萬人佩服或信服,就可長萬人的命(不是有意追求的)。

按:這就是衡量一個人的命,足與不足的最好尺度。

94、蝌蚪必把尾巴脫掉,生出后邊兩腿,才能上陸地。人也有尾巴,是什么呢?就是不能自立的妻子和財物啊,財產越多,尾巴越大,越難脫。我和循天把錢掐死(不掙錢,不立業),這是極高的事。

95、姑娘提滿家,性如棉,志為根;媳婦托滿家,性如水,意為根;老太太兜滿家,性如灰,志為根。這幾句話是你們女界的真道,你們就應該本著正道去作。此外找一家人的好處,并尋思自己在家庭五行中,占哪一個地位,便要按著本位去行,才算合道,才算真正歸本。

按:如棉、如水、如灰,話十分通俗淺白,但真能做到圓滿,是很不容易的。姑娘性如棉之潔白,溫暖、樸素、大方的品質性格,確實是一種很高的修養境界了。志為根是有正見,不動搖,不慕虛榮,不受染污之意。媳婦性如水之柔和自然,靈動而不輕浮,“利萬物而不爭”,把方便讓給別人。意為根是溫暖而有義氣。老太太性如灰取溫暖而無火氣之意。態度安穩自然。志為根是巍巍不動,不動氣火,無牽情掛礙之煩惱,知足常樂,家道自會發旺。

提滿家,托滿家,兜滿家,都是知道全家人的道,通過不同方式,使全家和睦幸福。

家道倫理是鳳儀學說的重點,而婦女道是重點中的重點。其中“姑娘是世界的源頭”,有什么樣姑娘便有什么樣媳婦,有什么樣媳婦便有什么樣的母親,有什么母親便有什么樣孩子,孩子便是未來的主人,是歷史的創造者,主宰人類之命運的。如此看來,婦女在人類社會中是何等的重要啊!因此,鳳儀先生在彌留之際,仍諄諄教導后學,要注重婦女道啊!

96、姑娘(在家庭中)身有補助力是消因果的,是與佛國接氣的;心知眾人的好處是結緣的,是屬意界的,是成神的路;性如棉是義氣發動,是成神的根;志為根是成佛的根。

按:家庭中的矛盾,往往發生在婆媳間、姑嫂間或夫妻間。做姑娘的發現問題的癥結所在,常常可以用自身的殷勤與微薄的勞動來化解其積怨于萌芽狀態,以彌補事情的缺憾,防止事態的惡化,所以“姑娘身有補助力”可以“消因果”。能化地獄為天堂,不正是與佛界接氣嗎!“心存眾人的好處”,是存陽氣,結眾緣,“性如綿”,走的正是意界的路,再能以志為根,便是扎下佛根啦!

97、夫為天,妻為地,天清地寧,生孩賽如神童。

按:天清便是為丈夫的心性清明,無脾氣,無私欲;地寧便是為妻的性情溫柔,無貪欲,無執著。男剛女柔,各正本位,自然會培育出理想的下一代。

98、大家研究“母教”。先生說:“講‘母教’不如先講‘教母’啊!”

99、我常說要“翻世界,重立人根”,人們恥笑我,以我為狂。其實我創辦的崇儉結婚與立業等事,正是改造世界最重要的關鍵呢。

100、某孕婦問,她未來的小孩能什么樣?先生說:“真著笑,你(包括丈夫)包的餃子是什么餡,你自己還不知道嗎?何用問別人。

101、子女什么樣,要看有兒女時,父母的性子、心理、行為什么樣。

按:這里所講的是“胎教“的根本問題,倘若把這個根本失掉了,在后天的教育上再努力,也不過是事倍而功半了!

102、心界人只因他貪,貪就不能成。像貪長的葫蘆,終不能成,“霜降”就該癟了。可是那個成的,雖然小,卻不怕霜。

103、志為根是不貪,性如棉是不爭,棉用水濕后就永遠不起發了,這正是不增不減,用棉紡線,線可極長,姑娘的志也必要這樣長。媳婦性如水,曲曲流去,終歸大海,說不上能流多少千里,媳婦的意也要這樣長。

104、“水利萬物而不爭”,它的居處是最下的地方,它能合五色合五味,原質總是不變的,所以說“上善若水”。為媳婦的要能如水,不就算盡道了嗎!

105、道根就在下邊,像為媳婦的,有子女就悟子女道,沒子女的就注意全家中最劣的人,把他托起才算是插底,所以劣者是道的根,好者是道的梢。

106、人于五倫之間,必須時時思索自己盡道已到在如何地步?如孟良璧對于五倫之內,無一處不圓,拿每年的立業所得利息四分之一供養母親,這便是盡孝。對于翁父方面,雖不常侍庭闈,然以她的才德肯適張氏,實幼增光張門不少,那正是盡孝。對于夫君,對于大伯小叔也都助起來了。自己要常思這些,則神光圓滿,而心體越發廣大了。

107、我有兒子的時候,正是我迎養祖父的時候,所以我知他必賢孝。那么他怎么任性多少年呢?只因我年輕時,做事都任自己的性,主張很強硬,所以他才那樣。

108、男子領滿家,姑娘提滿家,媳婦托滿家,老太太兜滿家,都是要知道滿家人的道。

109、今天我只就著“圓情”這一項來說:姑娘要提滿家,所以對圓情上應當講求的。比方處在家庭里,早晨嫂子起來了,推開廚房門,折柴燒火了,小姑聽著這個聲,就該起來,嫂子把水溫熱,她已洗臉去了。小姑來取水時,還要想想,家里還有幾個人沒有洗臉,看看鍋中水能不能夠用,不夠用再為添些,更要看看鍋底的火,夠不夠溫熱鍋里的水,若不夠再給添一把柴火。自己洗完臉,把洗臉水要灑到嫂子房中地下,因為這時,父母不能起來呢,灑水怕是驚了老人的清睡。梳妝完了,然后到廚房中替嫂子烹飪,或是到嫂子屋中,給侄兒們穿衣服。臨吃飯之前,再給預備些菜醬等物品。這正是補助嫂子工作,這才算圓情。這樣做,母親雖有一差半錯,嫂子看小姑面上,也能容過去。普通的姑娘,早晨晚起,母親招呼她,她也不起,嫂子從旁看著便要生不服的心了,這樣姑娘也就要背著不孝的罪了。常人有過都不自覺,所以就常在過中。

按:這里講的是姑娘提滿家怎樣圓情的例子。從表面來看,在家庭里似乎屬于日常生活中很平常的小事。然而小事聚集多了就會變成大事。一個土塊雖小,卻可把人絆個跟頭。情理上的不圓滿,卻可促使人我之間關系加深矛盾,因而在倫常道上很難行得通暢。所以先生用一件淺顯的事例以啟發后學。

110、看男人的心,就可以知道他女人什么樣;看女人的意,就可以知道她丈夫為人怎么樣。

按:人心有正、邪、虛、實、大、小、真、假等等的區別。有私欲雜念固屬不正,但心中常存妻子過錯,甚至耿耿于懷,這樣的男人,心更是不正了。所以男人要著重“正心“。什么是意呢?宋哲學家朱熹說:“意者,心之所發也。”一般來說,女人的意有的發冷,有的發熱,對丈夫總是放心不下,過于粘情,有的意發板,有的硬,有的散(不易集中),有的圓,有的扁(不易翻個),有的有棱角,有的太軟等等,可以分許多類型。先生著重講女人要“誠意”。夫妻在精神上實為一體。常言說:“家有賢妻,男人不做橫事”,是有一定道理的。

111、人只知學高(貪高),終久還得矮,怎說呢?高處是人所共爭的地方,常了,沒有不低落的。所以高中極低,低中極高。這個道理,知道的人很少啊!

112、男子的剛只是要定得住,假使女人不能遵道而行(或不聽勸的),我只是不言不語,一味淡看,再甚的,就遠走躲開她,這樣,沒有領不過來的。多妻者,用這法更為相宜。今人所以不能剛的,只因不能淡得情欲啊。

113、種瓜的老叟,看瓜的生熟,好壞,不用手敲,不用鼻子聞,只憑眼睛看它的顏色就知道了。看人也是同理。遼陽張忠堡,有個老太太,自從過門(結婚)之后,便受男人的罵,一直罵到老。他問我她為何挨罵?我說只看你那幅沉沉不樂的容色,便該挨罵。你從此紡線或做針線活時,用一個鏡子,放在前邊,常常自照,看看樂不樂,倘若有樂容,再無愁容,便不挨罵了。她依計而行,她男人真就不罵了,且十分和好了。

114、多立事功,多結人緣,便是外功,有外功才有內果,盡倫常辦公益都是外功。植物生根長干伸枝附葉開花,都是外功,外功完成,才能結果。人若無外功,不能成內果。例如一樣的講道,無實行的人,雖說得天花亂墜,人也不注意聽,或者誹謗他,因他無外功;有實行的人,說一句,他人信一句,就是一句俗話,他人也說其中有道,這不是有外功,方有內果的證驗嗎!

115、對朱循天說:男剛女柔,各正其道,男子必如天之清,女子必如地之寧。你的女人(前妻),不就道德范圍,不愿孝敬老人,恭敬哥嫂,你不要恨怨她,也不要掛念她,才算守住你的男子道。你的老人,應當你盡孝,她孝不孝,你是不必強求的,能這樣,就叫作真正的剛。(朱循天與前妻雖終至離婚,亦從未相爭相攪)。

116、生子女時,父母的心性什么樣,行為什么樣,子女生后也必像他那樣,這就是所說的“生成”啊。既生以后,當父母的或先善而后惡,或先惡而后善,子女也必隨著變化,這叫作“造化”呢。

117、好佛的人聽說哪處廟修的好,就往哪廟去找佛。南去朝海,北去拜山,求佛度他往生西方,去見我佛。人都不知顧名思義,不知“我佛”,就是我們自己,偏向外求,越求越遠。所以古人說:“佛在靈山莫遠求,靈山只在汝心頭,人人有個靈山塔,好在靈山塔下修”。

118、孔子老年和群弟子言志,他說“老安少懷”,但沒有實現。我立了許多安老院(所)和懷少園,是替孔子還了大愿。孔子傳道,光教男子,沒教女子,我辦女學正是補孔子的漏。

119、世人學道,也被道迷,聽說誰有神通,就去恭敬誰,給他磕頭。聽說哪位神仙有靈,就供奉上,給他燒香。聽說哪位神佛好就給他修廟,以為是無量功德。這和人的諂諛有什么不同?那叫迷惑。還有貪心用事的人,為了求福,離道就更遠了!我才說,他修廟,我修神,他修房子,我修人。

120、子女就是父母的一通活碑。

按:子女的稟賦不同,都與父母的個性素質及孕期的胎教有直接關系。也可以說,子女的素質是父母給的。在某種意義上講,子女的表現,正是反映了父母的內心世界。尤其是忍而未發的隱情,都可在孩子身心上暴露出來,所以說子女是父母的一通活碑。

121、世人有信“八門”的,每一出門,或做事,都要看看八門。信“八字”的,又常請算命先生,批八字。我說“孝悌忠信,禮義廉恥”,是極好的“八門”,人要從這里走,八字也沒有不好的,成圣成賢都用不了。但是也要看看自己應從哪門進去,我是由忠字門進來的,從小為人放牛,長大給人扛活(傭工),后來在家種田,入宣講堂,勸人為善,辦女義學和公益事業,我敢說我一時也沒有不忠誠去做。有了一個忠字,其他的七德,也就不缺了。我的八門和八字還有不好的嗎?世人又何必迷信呢!

122、上火是“龍吟”,生氣是“虎嘯”,人能降伏住氣火,才能成道。有人惹你,你別生氣,若是生氣,氣往下行變成寒;有人逼你,你別著急,若是著急,火往上行,變為熱。寒熱都會傷人。修行人遇好事不喜,遇壞事不愁,氣火自然不生,這就是“降龍伏虎”。能降伏住,它就為我用。降伏不住,它就是妖孽了。

123、夫妻相處,最好是不說閑話,說好,會寵起驕氣,說不好,會引起爭辯。不相關的人,好歹都不動心,把夫婦也盾作不相關的人就合道了。

124、天加福是逆來的,人才嚇一跳,人加福是順來的,人才都知道。我說世人都有福,就是不會享,給他送德來了,他又害怕,不愿接受。豈不知,道在逆境中成的,人是由好里頭壞的。所以說好是壞的頭,壞是好的頭。你看!肉有香味,壞了太臭,白菜不香,壞了也不臭。果木在青的時候不會壞,熟的時候,離壞就不遠啦!人事也是如此。

125、現在人都說道德是補法律之不足的。將來必翻過來,說法律是補道德之不足的,世界就好了。

按:法律是管人行為的,管有形的;道德是正人心的,管無形的。道德昌明,人們自覺遵章守法,則法律只是起輔助作用了。

126、不入世就想出世,不盡道還想得道,豈不是“緣木求魚”嗎?孤修寡練,不合現在的天時。

127、道非德不顯,德非道不通。

128、知道的是理,行過來的才是道。

129、姑娘是世界的源頭,源頭不濁,水流自然清潔。所以我創辦女義學。

華易算命網提示您:無論好運與壞運,不必高興或氣餒,福報享盡即為壞運,壞運過去即為好運,多行善事才是好運的根本。(轉載請注明來自-華易網-:www.goldbardealer.com)

    精品測算
    • 出生日期
    • 出生時辰
    •     性   別

    華易網免費測試推薦

    欄目導航

    精品專題

    全天一分pk10计划 宜宾县| 镇原县| 天门市| 绥阳县| 友谊县| 漳平市| 枣强县| 贺州市| 盐城市| 藁城市| 临沂市| 霍州市| 江口县| 遂平县| 大城县| 长海县| 嘉兴市| 洪泽县| 隆德县| 华阴市| 新沂市| 阿拉善左旗| 茌平县| 中江县| 铁岭市| 白城市| 周口市| 宜良县| 永济市| 肃南| 疏附县| 宜宾县| 昌黎县| 庆云县| 资兴市| 彭州市| 乐业县| 陕西省|